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南風入我懷: 線上看-第七十八章鑒賞


南風入我懷:
小說推薦南風入我懷:南风入我怀:
南风一进重华宫,就感受到了凝重的气氛。
几个太医正聚拢在一处,低声讨论着什么,宫女们都站在一旁,大气也不敢出,祁贵妃也来了,大大咧咧地坐在主位上,神态自若,没有任何的不安与紧张。
见皇后进来,祁贵妃从座位上站起身,将主位让给皇后,挥了挥手中的帕子,嚷嚷着:“姐姐来了就好了,这事就交给姐姐了。”
皇后示意她坐下别吵吵,然后将太医令叫了过来: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,宁妃中的什么毒?毒是下在哪里的?有嫌疑人没有?”
五花牛 小说
太医令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,花白的胡子,大概是因为知道今天的事大,见惯了大场面的他,居然战战兢兢,连话都说不利索:“回皇后娘娘,宁妃中的毒,比较复杂,不是普通的毒,不过——”太医令顿了顿,才结结巴巴地继续说道:“在贵妃娘娘带来的燕窝中发现了毒药,但是否和宁妃娘娘中的是同一种毒,还得让俞太医做进一步检验。”
太医令几乎是硬着头皮将话说完,不敢抬眼看皇后,更不敢去看祁贵妃。
皇后还没开口,祁贵妃抢先说道:“太医令的意思是我下的毒?”
“不是的,贵妃娘娘——”太医立噗通一声跪下了:“下官只是陈述事实,绝不敢轻言是娘娘下的毒。”
“罢了,你和一个太医置什么气?”皇后挥了挥手:“既然要做进一步检验,那就快去做检验,杵在这里做什么?检验一旦出了结果,立刻向我报告,听明白了就该干吗干吗去,别在这里发呆。”
太医令连忙应了声是,拉着俞真飞快地出了重华宫,皇后又挥手让宫女们都出去,诺大的大殿,只剩下皇后、祁贵妃和南风三人。
“姐姐也觉得是我下的毒吗?”祁贵妃视线转向皇后,眼波流转,美得不可方物。
独眼巨人少女斋枫
“我自是相信妹妹的。”皇后并未犹豫,但很快话锋一转:“但是,妹妹,你也看到了,宁妃中毒,你送的燕窝中又发现了毒药,我既是中宫之主,替皇上掌管后宫,出了这种事,自然要查,这是我的责任。
你也知道,我和宁妃关系并不好,说难听点,她要自己作死,我才懒得管。但现在,宁妃是被毒杀的,不止是她,还有龙嗣,我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,给宁妃一个交代,给皇上一个交代。”
“我当然明白姐姐是一定要这么做的,但我也觉得很委屈啊,你听听太医令刚才那话说的,简直就差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凶手了——”祁贵妃说话间掏出了帕子,擦了擦眼泪,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表情:“我也是好心,知道宁妃妹妹爱吃燕窝,特意炖了送过来,这燕窝是青云亲自炖的,并未假手他人,而且,这燕窝我也一起喝了,盛燕窝分燕窝递燕窝的都是宁妃妹妹的人,你看,我不是好好的,一点事也没有?若是我下的毒,岂不是将自己也毒死了,我还没活够呢,我还不想死。”
祁贵妃的语速极快,配合着梨花带雨的表情,看得皇后有些晕,脑子都来不及思考,只得安慰道:“我自是理解妹妹的委屈,我也是相信妹妹不可能做出毒杀宁妃的事情,所以,我特意找了大理寺的夏大人来,由她主审此案,你是知道她的,连皇上都很认可她,说她是咱们南越第一神探呢,所以你放心,只要夏大人出马,案件必能水落石出,也定会还妹妹一个清白。”
皇后扫了南风一眼,南风连忙出列冲祁贵妃行礼:“夏南风见过贵妃娘娘,请娘娘放心,南风一定竭尽全力,查清案件真相,给两位娘娘一个交代。”
“你倒是会说话。”祁贵妃突然轻轻笑了起来:“给我们一个交代,是什么交代呢?”
南风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,不过祁贵妃也不想要南风的答案,咯咯地笑着站起身:“姐姐,如果没事我就先回去了,夏大人有话要问的话,自可以去瑶华宫找我。”
祁贵妃扬长而去,皇后嘱咐了南风几句,恩威并施,说是威胁也不为过,南风陪着笑脸听着,终于将这尊大佛恭恭敬敬地送走了。
南风先去看了宁妃,确实是个标致的美人。她静静地躺在床上,脸容平静,不像是死了,倒像是睡着了。
南风对毒物并没有太多的研究,但也知道一般中毒而死,脸部一般会呈现扭曲状态,甚至会七窍流血,看来太医令所述宁妃所中的毒,不是普通的毒,所言不虚。
宁妃作为皇上的女人,不要说验尸,就算是让仵作触碰也不可能,所以不用指望通过验尸得到有用信息了。好在有俞真,希望毒物检验能给出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看过了尸体,南风将宁妃身边的太监、宫女招了来,一个一个问话,这时候南风倒有些怀念团队作战了,大家分工合作,再汇总问话结果,既提高效率,又可以互相取长补短,不被固定思维给框住。但现在——南风不想将团队的其他人牵连进来。
南风先让人将宁妃的太监、宫女先分别看管起来,免得有人串供,然后开是一个一个地询问,主要是宁妃这几天,特别是出事当天的行踪,所做的事情,有没有什么异常等。
因着宁妃喜静,所以身边服侍的宫女太监,在她同级别的嫔妃中并不算多,但到底是皇帝的妃子,又怀着龙种,身边的人不可能太少。所以,当南风询问完所有的人时,天色已晚,再不出宫,宫门就要关了。
按理南风应该要去向皇后辞行后再出宫,但去了皇后住的储秀宫,宫门只怕就落下,出不了宫了,不去,又怕皇后治自己一个不敬的罪。南风正犹豫着,皇后差了个太监来传旨,让南风直接出宫,言明她不求过程,只看结果,让传旨的吴公公这几日便陪着南风在宫中行事,案件进展直接向吴公公禀告。
南风觉得如此甚好,她实在是不愿意多见皇后,生怕她借机发难,也怕她插手案件,她位高权重,若是插手,这真相能不能查出来,还真不好说。
现在皇后主动放手,是件好事,南风生怕皇后反悔,连忙应了下来,吴公公人很和善,还亲自将南风送出了宫门,让南风心里有些瘆得慌,这皇后难道是转性了?
南风回了大理寺,立刻去见了裴述,宁妃的案子,既然交给了南风,就不可能不知会裴述,南风也需要倾听裴述的意见,毕竟他对整个皇室的了解,要比自己详细得多。
南风和裴述聊了许久,两人对南风摊上这桩案子都有些无奈,谁也不想接手这种案子,弄不好就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给搭进去了,但既然接手了,两人都觉得,一定要找出真相,至于真相是否要揭露,凶手是否要严惩,那就是德荣帝的事情了。
“你觉得祁贵妃是凶手吗?”裴述也不饶圈子,直接问。
“不好说。”南风也没什么方向:“正常的人,应该不会在自己送的吃食里面放毒药,就算没把自己毒死,但肯定会被怀疑是凶手。但是——”南风叹了口气:“祁贵妃平日里的行为,让人觉得她就是个没脑子的,也未必就不会做这件事。但听说她和宁妃平日里关系不错,否则宁妃也不可能会吃她送的东西。”
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但这宫中的事情很复杂,不能光看表面。”裴述给南风提个醒,随后问:“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”
“先看看俞太医那里能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,这毒不是一般的毒,能拿到的人应该不多。”南风有些发愁:“其他也没有什么线索,从今天审问宁妃身边的宫女太监的结果来看,没有特别的收获,宁妃为人低调,待身边的人都不错,暂时没看出来这些宫女太监有异心。”
“先别轻易下结论,这谋害皇妃和皇嗣的肯定不是普通人,必是做了万全的准备,不可能你问几句就露出马脚来。”裴述提醒南风,却也承认,除了指望俞真那里有所发现外,确实也没有其他的突破口:“希望俞太医那里有发现,否则还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”
这案件,涉及皇妃、皇子,说不定还牵涉到皇后,每个人都不好惹,之间的关系又错综复杂,审问也不能用常规手段,而且一个不好,自己的小命玩完,南风想想都觉得头痛。
看着南风眉头紧锁的样子,裴述也有些不忍,但是,烫手山芋已经接了,抛是抛不掉了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“你别怕,我,整个大理寺,都是你的后盾。”裴述给出了简短,但有力的支持。
南风凝视着裴述良久,咧着嘴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