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玄幻小說 萬法之主 txt-第二百五十二章 勾連天地 破碎虛空相伴


萬法之主
小說推薦萬法之主万法之主
历史是有记载的,叶一秋发起疯来,不能把他当一个人。
寒冰狱王似乎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,心中也开始有些没底,大声道:“虚张声势!寂!”
他再一次使出了空寂的法则,寒冷的力量朝四周狂涌,整个矿道都被彻底冻结。
他不可谓不强大,甚至让杨公令等人联手,都感觉到了压力。
但叶一秋却是笑得更加狰狞,满头的乱发狂舞,手持乾坤之剑…左手!
“哎哈哈哈哈!”
叶一秋张狂的笑声震彻天地,一剑骤然斩出。
虚空!崩碎!
删除黑历史的方法
大地!坍塌!
恐怖的剑芒一瞬间激射出数千丈之远,宛如一道惊天动地空间裂缝,又带着无与伦比的杀伐之气,直接将寒冰狱王覆盖了。
寒冰狱王大叫出声:“神灵之力!不可能!你怎么…”
他来不及说话,只能举剑挡杀,却被震得口吐鲜血。
叶一秋在数个呼吸内,斩出数十剑,每一剑都比前一剑更强,气势如排山倒海,直令天地失色。
方圆数百里大地都在颤抖,苍天之上雷鸣不绝,天地之力汇聚成一道道力量,不断朝黎山灌注而去。
苍天更高处,贺兰都阙淡淡道:“我说过,你低估他了,他未至神灵,剑意却无比纯粹,已经达到了勾连天地,利用天地之力打碎虚空的程度。”
血色身影沉声道:“宿命之鞭在,他就算勾连天地,打碎虚空,也逃不脱神则宿命的制裁。”
贺兰都阙缓缓摇头,轻叹道:“若他真能逃脱宿命的制裁…那问鼎神灵,只是时间问题了。”
天上地下,汇聚的威力不断注入叶一秋的剑中,他每一次斩出剑芒,都足以撕裂虚空。
若非两侧石壁有阵法守护,他恐怕能劈开整个黎山。
杨公令等人实在支撑不住了,这一股余波都让他们捉襟见肘,不断后退。
而易寒和熏飖干脆躲到了牧羊人身后,不然被剑芒余波扫中就是一个死。
“够了!”
“停手!”
寒冰狱王早已没了还手之力,靠着一个小葫芦死死支撑,显然那个小葫芦是一件天地神物,散发着紫色的光芒,否则他连第二剑都承受不住。
然而叶一秋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一剑接着一剑,像是完全疯魔了一般,不停斩下。
“枉死!你非要看着我死吗!还不出手!”
寒冰狱王终于是怕了,眼前这个叶一秋简直不是人,未至神灵而破碎虚空,到底是什么道理。
“来了!”
牧羊人掏出了宿命之鞭,直接朝着叶一秋抽去。
一声啪响,虚空直接坍缩,一股神异的规则突然出现,把天地之力驱散,直直朝叶一秋而去。
叶一秋霍然抬头,双目猩红,咧嘴道:“神器?”
他高举乾坤双剑,长剑指天,短剑却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身体。
鲜血流了出来,短剑却没有变化,而长剑则是变得猩红无比。
黎山上空,苍天都变成了血色。
而方圆百里,大地都在坍塌。
叶一秋整个身体都似乎枯萎了起来,血肉干枯,宛如骨架。
但恐怖的力量,几乎灌注了他的全身。
他沙哑的喉咙发出滞涩的声音:“宿命?我叶一秋要是信命,八岁就死了!”
说完话,他猛然拔出了插在胸口的短剑,左手高举的长剑终于落下。
天空雷霆万钧,巨响惊世。
一道血色剑芒,蓄满了无穷无尽的杀意,直直朝宿命之鞭斩去。
易寒毫不犹豫,抱起熏飖就往辛妙娑身旁跑。
紧接着,便是血色覆盖了整片峡谷,唯有辛妙娑胸口的白光,撑起了一个壁垒,将血光隔绝。
巨大的爆炸声和恐怖的规则到处激射,惨叫之声连连不断。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切才终于消散。
整垮前任
易寒抬起头来,朝前一看,只见宿命之鞭缠绕在牧羊人的脖子上,牧羊人倒在地上,不停喘息,深受重伤。
而杨公令那边,更是凄惨无比,十多位宗师横七八竖倒了一地,个个全身带血,面色惨白。
叶一秋傲然立于原地,手中的剑不断颤抖着。
他的身体渐渐恢复,不再是枯瘦模样,但他终究是踉踉跄跄,用剑死死撑住身体。
“哈哈哈哈!宿命之鞭?若是换成一件杀伐神器,恐怕我已经倒下了。”
“然而,我偏偏不信什么宿命。”
说完话,他一口鲜血喷出。
众人这才发现,叶一秋全身都已经烂了,到处都是裂纹和伤口。
但他的根基却极为稳固,根本不危及生命。
易寒微微眯眼,多少还是有点震撼。
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以宗师之境,硬刚神器而不败,实在是猛人啊。
想到历史对他的评价——一代战神,易寒也是有些唏嘘。
这位一军之将,最终还是选择了和一个八阶恶魔同归于尽,名垂青史。
正是思索之间,易寒却突然觉得有些不适,下意识往左边一看,才发现辛妙娑正冷冷盯着自己,面色极为不善。
“易大侠身为天下龙首,有十八苦地狱的庇护就够了,好意思凑到我这边来吗?”
辛妙娑的语气冰冷无比。
易寒挠了挠头,不禁笑道:“好姐姐说笑了,我在哪一边也不影响咱俩的关系啊!”
“无耻!”
辛妙娑直接转身,走了两三丈远,才不屑道:“好姐姐这三个字我当不起了,我没你这种没有原则、没有立场的无耻弟弟。”
说到这里,她眼眶又红了,颤声道:“易寒,你还记得你曾经的话吗?你说你有鸿鹄之志,欲上九天揽月,你就是这样追寻志向的吗?”
“你曾经用生命守护青州的百姓,如今你却与凶手站在一起,狼狈为奸。”
易寒笑了笑,却是没有回应。
他拉起熏飖的手,缓缓朝夜幽方向走去。
Looking forward to
看着他的背影,辛妙娑气得大声道:“易寒!我看不起你!卑鄙!鼠辈!”
“你永远也不可能出头,你没骨气!”
易寒没有回头,只是摆了摆手,道:“别吵了,回你的物藏森林去吧,那边才是美好的世界。”
辛妙娑喘着粗气,心中只有无尽的酸楚。
想起曾经种种,宛如梦幻,那些豪言壮语,那些恸彻信心的画面,那些温言絮语的呢喃…
哪些是真,那些是假,却也分不清了。
纤细的手,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辛妙娑回头一看,便看到了曲烟妃苍白的脸。
“曲姐姐…”
辛妙娑终于绷不住情绪,趴在曲烟妃怀里哭了起来。
曲烟妃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易寒的背影,陷入了沉思。
良久之后,她才轻声道:“你回物藏森林吧,那里才是美好的世界。”
辛妙娑身体巨颤,不禁抬头看着曲烟妃,满脸惊愕。
曲烟妃的脸上没有表情,只是淡淡道:“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想告诉你,外界之事,往往总是不如人意,我已看透了。”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自己心中却也是颤了颤。
看透了吗?
她也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