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言情 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 ptt-一百三十一章 不好意思,又暈倒了


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
小說推薦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
队伍龟速前进,整整一上午的时间结果前进没有五公里,跟长虫一样的绿色队伍叫苦连天,孙词和顾雅更是忙的前后不接。
孙词递给了顾雅一瓶矿泉水说:“你去休息一下吧,这边我给盯着。”
顾雅听了这话轻笑:“我应该去哪休息呀?”
“额,”顾雅一句话把孙词问道,他呆呆的看着顾雅, 顾雅是南方姑娘,笑起来格外好看,尤其是扎着马尾辫的模样。
“现在全班同学都在辛苦,我们作为班干,多辛苦一点也是没什么的,班长,这边你先帮忙盯着,我再去后面看着。”说着,顾雅不等孙词同意,拿着矿泉水又跑到了队伍后面,孙词递给她的矿泉水,她还没来得及喝,刚好有女孩说渴了,顾雅随手就把水递给了女孩。
“没事,你先喝。”
孙词看着穿梭在队伍中,人美心善的顾雅,一时间竟然看的有些出神,他想到了昨晚夜聊时说的话题,他在高中的时候是有一个白月光,但是那已经是高中的事情了,现在白月光已经远去, 自己身边的几个舍友都有女朋友,只有自己还是单身一个, 那么是不是自己也应该努力一下呢?
“怎么?看傻了?”
这个时候,徐正突然在孙词面前拍巴掌,把孙词吓了一跳。
接着徐正和郑乾一起在那边笑了起来, 郑乾说:“喜欢就去大胆一点啊!”
“就是!我教你!今天晚上去女生宿舍楼下找她!在月光下和她深情对望,慢慢的说:今晚的月色真美!”徐正在那边装作深情。
“狗屁,应该说,你比月色更美!”郑乾提出相反意见。
“唉,所以说你土老帽吧,这是夏目漱石说的,翻译过来就是,我喜欢你的意思。”徐正化身情圣,在那边解释的说道。
“哎哟,你懂得倒是蛮多。”
郑乾和徐正在那边七嘴八舌的搞怪,孙词在那边害羞,说:“你们别胡说八道,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。”
“哎哟,同学关系,再同学关系就要被抢走咯。”
两个人继续搞怪,搞得孙词都有些不好意思,周子扬在那边说:“你们两个别影响班长主持工作了。”
“就是,你们好好和子扬学习一下!”孙词见有人站自己这边,赶紧把周子扬拉过来。
周子扬这一宿舍,体力都蛮好的,在别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, 徐正和郑乾两人还跟没事人一样,继续在那边该开玩笑开玩笑,该聊天聊天。
徐正没事的时候还去撩了一下同班的小妹妹。
中午的时候在临时搭建的休息点休息了两个小时,到下午两点继续出发,这个时候部队行驶速度变得更慢,灼灼烈日,烤的别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却还是要辛苦的前进。
“班长,我不行了。”女孩子们更是小脸苍白,在那边对着顾雅说道。
“再坚持一下。”顾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,她的小脸白的吓人,一只手捂着肚子,整个人看起来就跟脱水了一样。她的手还捂着自己的小肚子。
唐钰发现情况有些不对,问顾雅:“顾雅,你没事吧?是不是肚子疼?”
顾雅摇了摇头说:“我没事,前面马上到了,唐钰你帮我照顾一下同学们。”
“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。”唐钰扶着顾雅,有些焦急的说,她说她帮忙叫一下教官。
顾雅却是抓住了唐钰,摇着头说没事。
“我是班长,要起到带头作用,我不碍事的,你看。”顾雅咬了咬嘴唇,明明看起来很艰难,却偏偏还是要坚持。
徐正这边也没有了刚开始的兴奋劲,本以为二十公里随便走走就结束了,可是却走着走着,怎么感觉要越走越累。
徐正开始抱怨这个奇葩的流程。
别的学校也没有说军训要长途跋涉。
“我看到沿途好多我们学校的学长学姐在卖水,感觉能赚好多钱,早知道我直接请假在路边卖水了。”郑乾盯着不远处推着小车的学姐说。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着赚钱?”徐正无语的说道。
他们两个难兄难弟的一起往前,却发现周子扬一路上走来沉默寡言,背上还背着一个很大的背包,端正的带着军训的帽子,走起路来四稳八方的,似乎一点也没被影响。
徐正不由好奇了:“诶,老周,我怎么感觉你一点事都没有?体力那么好?你不热啊。”
周子扬回答:“有点。”
“啊?”徐正没听懂。
周子扬说:“有点热。”
听了周子扬的回答,徐正不由竖起大拇指,说牛逼,以前感觉自己体力挺好的,现在和你比才知道什么叫牛逼。
看来自己要加强锻炼。
“别抱怨了,老老实实的服从指挥听命令,也能早点到目的地。”周子扬在那边平淡的说。
徐正却是不以为然,他感觉这种二十公里长途的项目就是奇葩,根本不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在座的都是高三刚毕业的学生,在家待了两个月,有的学生根本没做什么运动,突然的在太阳底下暴晒,不出问题就怪了。
“这样搞下去,早晚有人晕倒。”
“有人晕倒了!”
重生異能商女:軍少,別亂撩 葉幽幽
徐正在那边刚刚嘀咕完,那边就听一个女孩喊道有人晕倒了,而且还是周子扬的班级方队,此时孙词还有几个女孩全部围了过去。
周子扬几个男孩子也围了过去,发现晕倒的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在那边忙前忙后的顾雅,此时的她躺在唐钰的怀里,而唐钰此时却是要急哭了。
孙词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只能说:“别慌,我已经联系了教官,教官马上过来。”
早上的时候,队伍比较集中,也有教官在那里看着,但是下午以后,队伍开始被拉的老长,而且各种体弱的学生出事的也比较多,教官和医务人员们在那边应接不暇,这一时半会儿也没人过来帮忙。
关键时刻,还是周子扬出手先是掐了一下顾雅鼻下的人中穴,用力刚刚好,昏睡当中的顾雅只觉得自己的鼻下一阵刺痛,微微皱了皱眉,这才睁开眼睛,隐约的看到眼前一个男生的轮廓,再清醒的时候,才发现是周子扬。
“顾雅!你醒了?”抱着顾雅的唐钰喜笑颜开,围在旁边的同学们也是松了一口气。
周子扬打开自己准备的矿泉水,开盖,捧着顾雅的下巴,细心的给顾雅喂水,顾雅只是沾了两口,然后就开始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。
“慢点喝,不能喝太快,别呛着。”周子扬在那边温柔的说着,很自然的就把手放到了顾雅的背部,帮忙扶了一下。
旁边的人看着,只觉得周子扬好会照顾人,被周子扬搂在怀里的顾雅,俏脸上也有些许的不好意思。
打电话给医务人员,医务人员那边说忙不过来,前面就是临时的站点,如果方便的话,可以帮忙运过去。
听了这样的回答,徐正当场就有些不乐意了,直接说了一句,妈的,自己要组织的活动,结果突发状况都应付不过来?
顾雅喝了点水,感觉状态好了一点,便勉强的站起来说:“我没事的,快点出发吧,咱们班的队伍不能因为我停止前进。”
说着,用胳膊撑着身体就准备起来。
看着顾雅勉强的样子,众人都想出面制止,但是顾雅却一直在那边说没事,不能因为自己拖了班级的后腿,咱们班还要做先进班呢!
临出发的时候,领导在前面发言说要评选出看哪个班级能先到目的地,在周子扬看来,这他妈就是领导的一句屁话,却没想到这个单纯的小姑娘竟然当真了。
瞧着顾雅那逞强的样子,周子扬说了一句:“为了先进班连命都不要了?”
周子扬的话可能有些严重了,顾雅一时间不说话了,张了张嘴,想了想说:“那不然,你们把我放到路边,你们先走吧?”
听了这话众人更是接连的摇头,这怎么可以啊,20公里徒步,本来就是为了让大家体验一下先辈们创业的艰难,还有在徒步当中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,如果因为一点小事就把顾雅放到旁边,那就不是一个班了!
学生们七嘴八舌的在那边说着,没有人把先进班放在眼里,他们说在这边等着,等着医务人员过来把顾雅拉走他们才可以继续前进。
只有顾雅这个倔强的小姑娘,坚决不愿意拖队伍的后腿,于是双方就陷入了僵局。
周子扬问:“孙词,你看一下地图,这边距离最近的站点还有多远。”
“哦,我看一下,还有三公里。”孙词作为班长,是有一份行程的地图,听了周子扬的话,赶紧看了看地图说道。
周子扬想了想,瞧着顾雅的模样,娇躯被宽厚的军训服包裹着,浑身上下都是汗,脖子里更是香汗淋漓,一些乱发全部黏在了头上。
周子扬把自己的背包递给了徐正。
“徐正,帮我拿着。”
“哦。”
于是周子扬背对着顾雅,要把顾雅背起来,众人看到这一幕立刻在帮忙,顾雅有些慌,说不用的。
说话间,周子扬却是已经把顾雅背了起来,托着顾雅的小屁股,把顾雅往上垫了垫。
别说,这小丫头发育的不错,感觉最起码要比江悦大了一号,江悦那个,给周子扬揉了两个月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顾雅被周子扬背了起来,其他人在那边担心周子扬行不行,而顾雅也是小脸通红,感觉这个样子太难为情了,慌张的说:“快把我放下来,我不用你背的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“你别说话。”周子扬其实很不喜欢这种逞强的女孩,直接开口让顾雅闭嘴,被周子扬呵斥了一下,顾雅张了张嘴有些委屈,可是最终却是说不出话来了。
“老周你行不行?”徐正帮周子扬拿着背包说。
周子扬说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总不能真把她放这边吧?”
“孙词,你让部队继续前进。”周子扬背着顾雅,对孙词说。
孙词想了一点,点了点头:“好,子扬你坚持不住说一声,换我来。”
重生之破烂王 锋临天下
“你可拉倒吧!就你这身板,老周,你累了和我说,还我!”徐正在旁边说。
其他几个男同学纷纷相应说,对,你们累了还有我!
一时间,班级里的男生格外的团结,这让女孩子们听了不由有一种暖暖的感觉,这是对一个新集体的认可。
于是部队继续前进,其实顾雅挺轻的,周子扬估摸着总共也就九十斤吧,周子扬重生以来一直有坚持锻炼,再加上重生以后的特别福利,感觉背着顾雅丝毫感觉不到累。
刚开始的时候身边还有几个人在那边照顾着,问周子扬累不累,能不能行,后来发现周子扬背着顾雅走的比其他人还快,这些人不由松了一口气,孙词还要去照顾班里的其他人,确认周子扬没事以后,就开始去维持秩序了。
徐正和郑乾还跟在周子扬身边,顾雅的舍友唐钰也跟在身边。
只是下午三点的时候,天气实在太热,不知不觉间他们就慢了两步,眨眼睛周子扬都背着顾雅走到了前面。
顾雅被周子扬这么背着,心里蛮不好意思的,红着脸问周子扬:“你累不累?”
“你少说两句话,我会轻松很多。”周子扬说。
听了这话,顾雅顿时难受了:“对不起。”
周子扬想了一下,觉得人家也只是刚成年的姑娘,有好胜心也正常,自己也不应该这么严厉,想了想说:“以后身体出了状况就及时说,没有人会嫌你拖后腿,更没有人去怪你,你这样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,才会遭人讨厌。”
顾雅就这么搂着周子扬的脖子不说话了,她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,还是第一次被批评呢,谁也没想到,批评的竟然是同龄的一个男孩子。
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被批评了,但是总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记忆中,四岁以后,好像就没有被别人背着了,而眼下,自己竟然被这个男孩子背在背上。
他的背
好温暖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