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白牡丹傳奇 起點-白牡丹23鑒賞


白牡丹傳奇
小說推薦白牡丹傳奇白牡丹传奇
几个汉子一齐上来用绳索勒住我,推搡着与猪肉荣扔在一堆,可怜我现在百口莫辩,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张千戶痛心道,白牡丹,这一年来,我待你怎样你心知肚明,没想到你⋯⋯他气得说不出话来,气噎到脖颈,憋得满脸通红,咳嗽不止。
极品少帅 小说
忆萍端坐上头,心头得意,含怒不威,道,牡丹啊!你可让我和老爷失望透顶至极,放着好好的富家太太不做,倒与盗贼狼狈为奸,想当初老爷八抬大轿接你入府,吃的,山珍海味,穿的,绫罗绸缎,带的,金银珠宝,还安排下人服侍,张府哪一点亏待你了,没想到你安的是狼子野心,用色相引诱老爷进得张府为的就是这一份家产,你可真是用心良苦机关算尽!
冤枉啊!老爷!我喊!无凭无据的怎么可以捏造事实,我指使盗贼,何来之有,老爷明查!
还需要证据吗?忆萍道,指着猪肉荣,他,就是一个实在不过的证据,试想一下除了你谁又会想到去花满楼找一个人来张府偷盗,你要明白,生父也好养父也罢,他可是你爹啊!谁会相信一个当爹的会帮着外人害自己女儿!如今你倒好,来个假撇清,有一句话说得好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你招还是不招!
我怒目而视,骂,贱人!你奸计得逞,有句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你作恶多端,老天不会饶你的!老爷,老爷,你一定要相信我的清白啊!我转向张千户。
张千户好歹有几分念旧,道,先放了牡丹。
哼!你清白?你清白那这世上没有清白的女人了!
忆萍冷哼一声,啪了两记手掌。
下人里走出来我的丫环梅儿。
梅儿,忆萍冷笑着,还是由你来说吧。
梅儿当即跪下:老爷,二奶奶,梅儿自打进张府来都是一心一意伺奉三奶奶,到后来又伺奉咱们四奶奶……
少啰嗦!张千户不耐烦了,拣重要的说来!
是!梅儿有几分胆怯地望了我一眼,旋即触到忆萍带着几分软硬兼施的眼神,终于下定决心道,四奶奶,她,她不守妇道,对戏子李子兴留情。
张千户不听犹可,一听气充脑门!冲过来一脚踹在我脸上,恶狠狠道,贱货!你居然敢背着我和戏子偷情。
忆萍道,老爷息怒啊!或许这其中另有隐情,先查明了,翠儿,你先扶老爷坐下。
翠儿扶了急怒攻心的张千户坐下,忆萍道:梅儿,现如今,你说四奶奶和戏子偷情,可不得空口白牙在这里胡讪。如果发现你诬赖了四奶奶,你可知道的,张府的规矩是割了舌头!
一听到割舌头,梅儿急得大哭,老爷,奶奶,我真没诬赖四奶奶啊!我有证据!
证据在哪?!
就在四奶奶的首饰盒里,有李子兴的吊坠!
完了!我思忖,上次子兴走的时候留了个吊坠给我做念想,平时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拿出来呆呆地望着吊坠出神,没想到给梅儿瞅见了。
桂妈,跟着梅儿去四奶奶房间,搜!
不多时,桂妈拿来了我的首饰盒,从里面找出吊坠,细细一看,果然,吊坠的中间刻着一个小小的李字。
我瞪着眼看着跪在一旁的梅儿,就像看一条无比恐怖无比恶心的蛆:梅儿啊!真想不到,你!你恩将仇报!素日我待你不薄吧!上次若不是我救你,指不定你现在在哪乞讨或被卖到了青楼,而现在你……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
是的,四奶奶。我如果和你一样良心被狗吃了我就会任由你干这些败坏门风的事了。
你说!!!我怒吼,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忘恩负义!
因为我恨你,我恨你!你霸占了子兴哥的心,如果你不在,子兴哥一定会爱上我的,都是因为有你!他才一次次拒绝我的好意!
你休想!我大叫,即使我不在,子兴也看不上你这种自作多情的贱婢!
唷!忆萍夜枭般地笑起来,听听吧!听听,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儿争风吃醋呢!老爷,这就是你纳的好妾!
都给我闭嘴!气死我也!气死我也!张千户气得差一点吐血,白牡丹啊白牡丹,今天我不扒了你的皮我要把头拧下来给你!
忆萍,这个女人和与她一起狼狈为奸的老贼交给你了,怎么办你看着!
吊到树上给我抽!不抽死他是不会嘴软的。忆萍大喊。
男人们把我吊在酸枣树下,那沉重的鞭子恶狠狠地甩在我身上脸上腿上,那种疼痛,是刺心的疼痛,我死死咬住下唇,坚决不喊,我用一种轻蔑的藐视的目光看着忆萍那得意忘形的表情,和张千户无动于衷的形态,这个男人,老奸巨猾,毫无同情之心,女人在他心里只是一个玩物,他已经丧心病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忆萍扭着腰肢走了过来,朝我脸上啐了一口,呸!花满楼的头牌原来是这么一个货色!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不知要迷惑多少男人呢!今儿我就要在这脸蛋画点记号,都说女人最重要的资本就是容貌!如果没有了这容貌!啊哈哈哈!
你要干什么?贱人!我憎恶地望着这个女人。
我要干什么?她从头上取出一根簪子,锋利的银簪尖划过我的脸颊,疼痛让我痛得叫起来,血,就顺着脸颊流向脖颈,衣襟……
水色海纹石
继续给我狠狠的抽!这女人丢下簪子,命令两个奴才。
我的肉体已经丧失痛感麻木不仁,但是听到猪肉荣被鞭苔的嚎叫我又有了丝丝快乐,这就是被人唆使的下场,可能他也沒想到把我供出之后还要忍受皮肉之苦吧!
萌妻驾到
浮屠妖 小說
男人们打累了,歇气的当儿,洪泰道,老爷,老爷盛怒当中,有一句话,奴才不得不禀告!
你说!张千户道。
老爷,今日之事,我看老爷行的有些过于鲁莽,的确,凭一片面之词又如何断定猪肉荣为四奶奶指使,素日我见四奶奶为人厚道不像那起贪财仗势的小辈,而且单凭一个吊坠就断定四奶奶与戏子的私情未免过于草率,这其中或许有隐情,若是冤枉了四奶奶那将来后悔莫及啊!倒不如暂且将他二人关押两日细细审问,或许这盗贼思量一翻权衡利弊供出实情也未可知!
忆萍一旁道:看来洪泰倒是能替老爷独挡一面了,也罢,关押就关押,盗贼,到哪里他都是个贼!
我在这些观望的人群中搜寻我的老妈子陈妈,希望至少有一个可以为我向子兴通风报信的人,可惜陈妈已经不知去向。